2020.04.15
再谈转基因食品安全性

再谈转基因食品安全性

 今天

    轉基因技術是雙刃劍,其實技術是中性的,需要科學的使用,嚴格的管理,使造福於人類的積極方面不斷完善。

    ■羅雲波

    av國產精品關於轉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問題,單就我自己而言,無論各種媒介形態,還是各種表達形式,都已經說得太多太久瞭,其間,我也深刻感受到,耐心的說服和澄清,是可以爭取許多對轉基因問題因種種看似有道理的謠言而產生疑慮並渴望得到科學解答的人們。所以,再說幾點。

    反轉者不斷拿出來的、最有說服力的證據的就是塞拉利尼團隊突破瞭90天試驗期限,將轉基因的試驗周期延長到兩年,並得出轉基因致腫瘤的結論,而且居然還正式發表瞭。以此支持轉基因食品短期吃就算沒問題,但長期吃不安全性的錯誤說法。這種質疑頗有蠱惑力。事實上就在同一期雜志上,同時還發表瞭一篇我們研究團隊的相關毒理學研究論文。隨後雜志編輯部又特地邀請我們對塞拉利尼論文的謬誤之處專門撰文說明,並發表在該雜志上。事實是法國、德國、意大利、比利時、丹麥和荷蘭六個歐盟成員國的食品安全監管機構都得出瞭相同結論,否定塞拉利尼的研究結果。最後歐洲食品安全局還考慮瞭去年11月塞拉利尼的書面答復後,最後作出瞭塞拉利尼實驗結果不能被其數據支持的最後結論。

    從科學角度來說,轉基因食品安全性的研究,研究毒理學的科學傢,以及全球各層次的監管機構,都認為無論從分子生物學和毒理學角度,都沒有必要進行超過90天的所謂長期毒理學實驗。當然出於保護一些消費者的弱者心態,擔心監管者和生產者沆瀣一氣,擔心科學傢不能有獨立精神,如果要作轉基因產品的90天以上的安全性研究,僅隻是起到安撫公眾的心理安慰作用,但並非是遵循科學本身的理性和規范。

    順帶說明,長期毒理學實驗也並非沒有科學傢實施過,比如日本學者的大鼠轉基因飼料飼喂實驗,時間持續兩年,嚴格按照OECD標準,每組有50隻大鼠,大鼠鼠種采用的是致癌毒理學實驗常用的F344 DuCrj型大鼠。嚴格實驗設計下得出的實驗結果和塞拉利尼是截然相反的。同時還有科學傢進行瞭連續10代的鵪鶉轉基因飼料飼喂試驗,證實轉基因玉米對動物的長期健康沒有影響。可以檢索出來大約有20篇左右長期轉基因食品飼喂試驗的文獻,持續時間為90天到2年,但是無一例外,實驗結果都不支持轉基因食物長期食用會有害人體的假設。

    當然,質疑者會繼續說,動物長期食用某種食物的實驗數據,隻是在動物上沒有統計學意義,套用到人類的長期食用上隻能是借鑒而已,不能說明根本問題。至於人體實驗,美國人當之無愧做瞭最大規模的"白鼠".迄今為止,已經有10億人以上吃瞭17年,根據美國農業部大豆研究專傢馬克·艾什的報告,可以得知美國轉基因大豆產量占美國大豆總產量的93%.美國大豆大部分用於國內,預計2012年至2013年度國內消耗4720萬噸,向國外出口3730萬噸,約占總產量的45%.轉基因食品在美國十面埋伏,消費者是別無選擇地隻能接受。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研究員亨利·米勒,在2011年的調查中發現,美國人過去10年總共消費瞭3萬億份轉基因食品。縱觀全球,沒有發生過任何一例轉基因食品導致的健康傷害。

    轉基因安全性強調的是實質等同原則,從邏輯上表述,就是對於某種具體的轉基因食品,如果沒有明顯證據證明其有害,就可以認為其安全。對於科學來說,是沒有必要且也不可能完全證明任何食品是完全安全的,因為所謂絕對安全的食品是不存在的。

 國產AA級毛卡片;   在實質等同原則下證實瞭安全性的轉基因食品,就可以放心食用瞭。如果一定還要質疑萬一怎麼辦,那就是在糾纏小概率事件中不可自拔瞭。我可以負責任地說,批準上市的轉基因食品的不安全概率,遠遠在萬一以下,完全可以忽略不計。這才是理性的人的科學認知和選擇。倘若還是有人一定要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疑罪從有,那麼我費盡口舌,從動物到人體若幹實驗,也是無法幫助一個人,靠揪著自己的頭發把自己從無端恐懼的泥潭裡跳出來的,因為這不是科學說服的層面,這是心病,需要自我解脫。也就是說,倘若人棄科學如敝履,那麼僅隻在科學層面上討論是無濟於事的,需要在社會層面、心理層面去繼續診治療救。

    轉基因食品會導致三代不育的說法,和致癌一樣有殺傷力。至於文獻是子虛烏有的。墨西哥人以玉米為主食,近20年來近水樓臺先得月,不知吃瞭多少轉基因玉米,但生育能力有目共睹。美國的轉基因作物用作飼料,這是反轉者也承認的事實,這麼多年,美國的牛羊雞豬生生不息,出口列國,未見動物遭遇生育危機。美國臨近墨西哥的幾個州也多吃玉米,並未顯現生育能力下降。

    對反轉基因的人,他們堅持的錯誤觀點雖然對國傢戰略、社會發展、人民生活和健康保障或將帶來嚴重的後果,但懷著不殺不足毛桃影院以平民憤的仇恨我不支持,也是不能理解這種戾氣的。轉基因技術是雙刃劍,其實技術是中性的,需要科學的使用,嚴格的管理,使造福於人類的積極方面不斷完善。我說的轉基因食品安全性,是針對經過嚴格審核批準上市的每一種轉基因食品而言,辟謠也是針對具體說法而言。

    不願意我們這個國傢,因為轉基因食品的爭論而產生尖銳的對立,敵意與仇恨不是發展和崛起積極的情感背景,當今社會需要化解矛盾而不是激化矛盾。我想對反轉者們說,"修正主義"永遠是正確的,學海無涯,科學代表瞭最高的人類理性,當然囿於時代和技術的局限,高度理性下所得出的理論也許不能盡善盡美,但是毋庸置疑,依舊代表瞭當下可實施的完美。我們大傢都可以在科學方法的指引下,虛心向學,不斷進步。

    (作者系中國農業大學食品科學與營養工程學院院長)